首页/ 党风廉政 / 一周一纪一提醒 / 正文

甘被围猎 苦果自尝

重庆环投惠泽水污染治理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张静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监察室 发布时间:2024-02-21 08:26

张静,男,1964年11月出生,1982年3月参加工作,1986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四川省永川市(县)陈食镇党委副书记;重庆市永川市宝峰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党委书记;重庆市永川区(市)卫星湖街道办事处(原双竹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党(工)委书记;重庆市永川区生态环境局(原环保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正处级);重庆环投临江河水污染治理有限责任公司和重庆环投惠泽水污染治理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2022年1月,张静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重庆市永川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2年7月,张静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3年3月,张静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三十万元。

“临近退休的我曾憧憬退休后与妻子游遍祖国的大好河山,憧憬见证儿子风光无限地走进婚姻殿堂,憧憬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还有3年时间就要退休的张静没有想到,他因一个“贪”字,不断触碰党纪国法的“高压线”,在靠企吃企的歧途上越走越远,让原本顺畅的人生在后半程变得泥泞不堪。心生贪念,就会满盘皆输。棋局如此,人生更是如此。

追求享受“讲排面”违规经商谋私利

高中毕业后,张静成为一名老师。1983年,他离开学校成为一名乡镇干部。报到第一天,张父送张静到乡政府工作时语重心长地说:“儿啊,你这份工作来之不易,你要好好听党话,听领导和前辈的话,努力工作,莫要辜负组织啊。”

青年时代的张静牢记父亲的嘱托,在工作中不计得失、勤奋好学,很快成为了乡里的“管账先生”,负责财会工作。当时,张静的工资每月只有20元左右,却从未想过动用一分钱公款,把账目做得清楚明白。踏实严谨的工作得到了组织认可,张静于1986年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组织列为重点培养对象参加进修班。1990年,他担任陈食镇党委副书记,1998年被提拔为宝峰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刚走上领导岗位,张静工作更加勤奋热情,因业绩突出,群众口碑好,多次受到区委、区政府的表扬。“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工作有成效,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时刻。”张静回忆道。

变化发生在2001年,张静被提拔为宝峰镇党委书记后,不少商人、老板、朋友都想方设法和他拉近关系,牌局、饭局、酒局、茶局多了起来,不少人利用节假日赠送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的红包。面对吃请、红包,起初张静还稍有犹豫,但经历多了便习以为常。“一把手”带来的“福利”与“排面”,激起了张静追求享受的欲望,萌生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想法。于是,张静故意透露项目信息给身边的亲戚朋友,表面上是帮助他们介绍业务,实则为了变相收取“感谢费”。

从起初的小红包到后来的“坨坨钱”,张静逐渐将理想信念抛之脑后,在金钱的诱惑下迷失自己,底线失守。他不仅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还直接“下场”钻营谋利、违规经商。从2009年开始,张静利用受贿所得先后投资私人煤矿、房地产项目、土纸厂、陶泥厂等,获取大额收益。

政商勾结“兄弟伙”来者不拒收好处

随着职务变换和岗位调整,张静手握更多项目建设和资金拨付权力,本应谨慎用权、忠诚履职,但他却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同商人老板的交际应酬上,自认为学习政治理论不如多交朋友,花心思经营好自己的人脉关系才是关键。他长期沉溺于酒桌饭局的纸醉金迷中,流连于打牌娱乐的一掷千金中,已然变得肆无忌惮、无所顾忌,受贿的金额越来越大、收钱的方式越来越简单直接。

得知张静热爱赌局且“手气尚佳”,一些老板投其所好,挖空心思挤进他的“牌圈”,商人刘某便是其中之一。2013年,两人在牌局中相识,刘某“演得逼真”,张静“常胜将军”,成为了经常打交道的“牌搭子”,看似你情我愿的赌局,实则是心照不宣的交易,牌局成为了行贿受贿的交易所。

“我知道他是想通过我承接环保工程,而且打听到他是个出手阔绰、花钱大方的人。”通过多次牌局“切磋交流”,张静决定把几千万元项目的招标信息透露给这位“牌友”,并帮其量身设置招标条件。刘某顺利中标后给予张静20万元“感谢费”。

这只是张静众多违纪违法事实中的一笔。出差期间“顺路”接受老板旅游宴请、帮助“朋友”申报市级环保专项资金,与管理服务对象建立“吃喝”群、伙同他人成立废渣回收公司违规经营……无论金额大小,他来者不拒,时间长达16年之久。张静一味地享受着老板们的阿谀奉承、糖衣炮弹,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不仅有“兄弟伙”老板,张静的敛财圈甚至扩大至自己原来的学生和亲戚。他先后帮助自己的学生唐某、外侄女婿何某承揽工程项目,分别受贿20万元、30万元。

此时的张静已将送钱多少作为判断人的标准,在一次和商人的结伴旅游中,张静因商人未替他支付旅游费用而心生不满,将其踢出“朋友圈”、再不来往。

“事到如今我才意识到,手中的权力已沦为了我敛财的工具,在我的意识里已没有朋友、学生、亲戚的概念,有的只是权钱交易的‘实惠’。”张静忏悔道。

烧香拜佛“求过关”变本加厉伸手要

在担任永川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期间,因时任局长即将退休,张静认为自己接任局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最终局长另有人选,张静未分析自身原因,反而认为是组织亏待自己。组织部门找张静谈话,拟安排其担任区科协党组书记,他却嫌弃科协是清水衙门,任性赌气不去任职,执意继续留在区生态环境局。

2013年,在得知曾向其行贿的商人孔某被区纪委带走协助调查后,张静整日惶恐不安、心神不宁。他本来可以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减轻罪行,却执迷不悟,花重金请所谓的风水大师为其“烧香请神”以求平安“过关”。孔某的事并没有牵连出张静,自此以后他更加胆大妄为。

因担心东窗事发,张静常常在深夜猛然惊醒,但他并没有悬崖勒马,而是绞尽脑汁掩盖违法犯罪事实。在一次收受贿赂时,张静先是通过银行账户假意将钱退回,然后让商人再以现金方式送给自己。张静天真地以为,就算日后被调查,也可以狡辩说钱已经退还,且有银行转账记录为证。

2019年6月,张静调任重庆环投临江河水污染治理有限责任公司和重庆环投惠泽水污染治理有限责任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原以为自己担任原环保部门“二把手”已经8年,是部门“一把手”的不二人选,却被组织安排到企业工作,自认前程不顺的张静开始一门心思奔“钱程”。

在担任重庆环投两家项目公司董事长期间,张静多次明目张胆地在办公室收受贿赂,甚至谋划起了退休养老的产业。在管理服务对象无资金需求、无新增股东需求的情况下,张静以其子名义出资,强行“入股”分包业务公司。碍于张静的身份,企业主被迫同意,并承诺无论盈亏与否,均有保底“分红”。

有了持股这件“隐身衣”,“影子股东”张静满心欢喜地等着坐地分红,没想到分包业务公司受回款进度、资金紧张等影响,年底未能按期分红,这引起了急着收钱的张静的不满。为了索取回报,他以未参与企业实际经营为由,将“股权投资”的事实声称是“借贷收息”,蛮横地向企业讨要本金和“利息”。

家风败坏“夫妻档”失管失教全家腐

张静不仅未能给配偶和儿子树立好的榜样,而且在其多笔受贿事实中,他的家人也参与其中。

张静维修私车、2次携妻儿外出旅游,均使用商人送的银行卡消费。张静妻子明知那是张“行贿卡”,却予以默许,甚至通过那张卡借款给娘家人。

商人们上门送礼金,张静妻子看在眼里,不仅没有及时劝诫,而是“笑脸相迎”“夫唱妇随”。她把赃款都藏在衣柜里,称这些钱都是补贴家用的,还为儿子购置了新车。一个藏污纳垢的衣柜成了全家的“提款机”。

多次尝到“甜头”的张静妻子哪里还愿意回到过去的平静生活,她萌生了“一夜暴富”的念想。借助张静的职务便利,她投资商人孔某的房地产项目200多万元,后因孔某涉嫌行贿被查,她投入的本金和分红全打了水漂。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仅黄粱美梦化为泡影,夫妇二人还债台高筑。为了还债,张静一而再再而三地伸出罪恶之手。

上梁不正下梁歪。张静的儿子长期目睹父亲的所作所为,耳濡目染,腐朽的思想认识让他的人生航向偏离,逐渐形成不劳而获、及时行乐的错误价值观。他没有学到安身立命的一技之长,却学到了利用父亲的人脉和权力结交老板,心安理得当起了“掮客”。当地很多老板知道,如果没途径直接联系到张静,便可以通过他的儿子寻求帮助。

不满足于儿子只是当个“掮客”,张静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便“手把手”教儿子一同敛财,把他发展成了“白手套”“代理人”。他指使儿子从家里衣柜中取走受贿款“入股”工程、找企业收取“佣金”……自己前台管工程,儿子后台做业务,成了一对“贪腐父子兵”。

“建立在权钱交易基础上的关系都是脆弱且不堪的,没有了我的庇护,我的儿子又该如何面对社会、如何养活自己与家人?是我害了自己的妻儿。”张静悔恨道。

作为党员干部,本应当好家风建设的“头雁”,可张静不但没有在廉洁修身上以身作则,还“言传身教”带坏家风,将自己多年积累的“人脉”,用在为其儿子经商搭桥铺路上。老子办事、妻儿敛财,结局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整个家庭受到法律制裁。

经查,2004年至2021年期间,张静利用其担任镇街主要领导、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项目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职务便利,在项目补贴、工程承揽、工程款拨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无论金额大小,来者不拒,且持续作案时间长,先后收受23人给予的财物共计124万余元。

张静忏悔录(节选)

被留置初期,我内心充满慌张与无措,面对组织审查调查,我曾一度有过抗拒、对立情绪。但专案组的同志并没有放弃我,经过他们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与疏导帮助,我慢慢放下抵触情绪,开始审视自己的过往。回望自己曾经奋斗过的人生和这一路的贪腐,除了无尽的悔恨就是深深的自责。此时此刻,我愿意向组织坦白,彻底剖析自己的违纪违法过往,以自己的血泪教训警醒游走于违纪违法边缘的党员干部。

作为一名曾长期担任单位主要领导的党员干部,我理应比一般同志更加注重政治业务学习,然而我的政治意识、政治思维和政治修养却在一步步退化,马列主义对我而言成了嘴上的主义、陌生的主义,面对是向组织坦白还是继续执迷不悟的抉择,我选择了花重金请风水大师为我“烧香请神”以求逃避组织调查,此时的我,已完全丧失了一名共产党员的信仰。

走上领导岗位后,我底线红线意识的丧失,打开了贪欲之门,一步步走向腐化堕落的深渊,随着职务升迁,我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对金钱也愈加渴望,手中的权力已沦为了我敛财的工具。因肆无忌惮地进行权钱交易,夜深熟睡时曾多次害怕惊醒,但我并没有悬崖勒马及时向组织坦白,而是绞尽脑汁掩盖违法犯罪事实、逃避组织调查,然而事实就是事实,在组织调查面前,我机关算尽的掩盖行为无非是掩耳盗铃,终究化为徒劳。

对金钱的欲望,吞噬了我的道德与良知。我没能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将对家人的责任感抛之脑后,效仿身边的老板过上了奢靡的生活,没能给妻儿树立正确良好的榜样,使整个家庭在我的影响下风气不正。妻子对我利用职权收钱的行为渐渐默许,儿子也在我的影响下形成了不劳而获、及时行乐、不愿吃苦的错误价值观,是我害了自己的妻儿。

如今身陷囹圄,回想种种过往,除了无尽的悔恨就是懊恼的自责。恨我为何要辜负组织几十年来对我的培养与教育,恨我为何要辜负领导与同事们的信任与支持,恨我为何要忘记父亲的嘱托而走上犯罪道路,更恨我为何要带给家人无尽的伤害。

痛定思痛,悔之晚矣。我真诚感恩组织在我犯下大错后没有放弃我,依然在教育我、挽救我。在被留置这段时间里,我彷徨过、沮丧过,但在审查调查人员的谆谆教导与耐心帮助下,我意识到只有真诚地知错悔过、认罪服法、改过自新才能减轻身上的罪过。我恳请以自己惨痛的教训来告诫广大党员干部,世间没有后悔药,一定要以我为鉴,莫步我的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