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党风廉政 / 一周一纪一提醒 / 正文

靠水吃水终“落水”

南京水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单国平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监察室 发布时间:2023-10-16 09:50

单国平,1966年2月出生,198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1年7月参加工作,曾任原南京市自来水总公司供水分公司副经理、管线管理所主任,原南京市自来水总公司副总经理,南京水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南京水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务。2022年4月,单国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南京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9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正是由于组织的培养和同志们的支持,我才一步步成长为一名市管国企的领导干部,可是我却不思回报,私欲膨胀,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变成谋取私利的工具,把亲清政商关系变成了权钱交易的利益联盟,逾越了公私界限和纪法红线,最终坠入了违法犯罪的深渊。”在被留置期间,南京水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单国平忏悔道。

1大搞权力变现,安排司机成立公司依附国企平台做买卖,充当自己的“钱袋子”

公权姓公,用权为公。党员干部手中有了权力,就要时刻保持敬畏之心,既要管好自己,也要管好“身边人”,切不能恃权妄为、以权谋私。

单国平大学毕业后,进入原南京市自来水总公司工作,历经30多年,从一名技术员逐步成长为水务集团“一把手”。作为服务保障民生的市属重点国企“掌门人”,他本应恪尽职守,当好“水管家”,但却擅权妄为、靠水吃水,逐渐蜕变成一个贪婪无度、操守全无的“水老虎”。

从担任原市自来水总公司供水分公司副经理开始,随着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面对形形色色的利益诱惑,单国平逐渐迷失了自我。

为谋求权力变现,2004年起,单国平就安排其司机赵某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公司,依附国企平台做买卖,代理销售阀门、水暖器材、水泵配件等供水管材、管件,并承揽供水管道工程分包业务。因为有单国平在幕后支持,赵某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十多年时间里,非法获利4800多万元。眼见赵某赚到了钱,单国平觉得自己也做了“贡献”,理所当然地就把赵某公司当成自己的“钱袋子”“提款机”。无论是买房、装修,还是炒股、充值酒店消费卡,他都让赵某代为支付相关款项,累计受贿260多万元。

“单国平与赵某结成了利益共生的关系。他经常安排赵某处理家庭私事,比如,接送老人看病、小孩上学,帮助变卖其收受的烟酒礼品等。”办案人员介绍,赵某也乐于鞍前马后为单国平服务,借此让外界知道两家关系不一般,然后打着单国平的旗号,承接工程、招揽生意,谋取不正当利益。

由于单国平与赵某关系极为亲近,水务集团一些中层干部认为帮赵某就是在帮单国平,一个个心照不宣,为赵某经商牟利大开方便之门。有人为了搞好与单国平的关系,甚至还给赵某送礼。大多数普通干部职工敢怒不敢言。面对赵某的“狐假虎威”,单国平不是及时纠正错误、严加约束,而是听之任之、一味纵容,在企业内部造成恶劣影响。“我就是没管好自己‘身边人’。他拉大旗作虎皮,行为非常恶劣。根源还是在我为官不正。”单国平忏悔道。

单国平将受贿所得钱款,一部分用于个人挥霍享乐,一部分则送给其特定关系人。他还利用职务便利,将原本属于水务集团下属企业的管材供应业务,交给特定关系人与其哥哥出资成立的公司经营,并亲自出面协调,帮助他们打开销路。在单国平的关照下,他们非法获利1400多万元。管材供应本是水务集团的一项盈利业务,而单国平却假公济私,交给他人经营,严重扰乱企业正常经营秩序,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2顶风违纪违法,“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面对“围猎”从讨厌拒绝到羡慕期待

在南京水务系统内,单国平操弄权柄,疯狂攫取私利。在社会上,单国平则与私企老板“勾肩搭背”“权钱互媚”。因为长期负责接水、管网等工程建设,单国平与施工企业老板以及水务材料供应商交往频繁,经常受邀出入高档消费场所,与老板们推杯换盏、称兄道弟;面对老板们送来的礼品礼金,他从忐忑不安到心安理得,从半推半就到欣然笑纳,由风及腐、风腐一体,一次次突破底线,一步步蜕化变质。他在悔过书中写道:“见他们整天花天酒地,出手阔绰,挥金如土,出门豪车接送,感到自己哪点不如他们?面对他们的‘围猎’和吹捧,从不习惯、讨厌、拒绝,再到羡慕和期待,慢慢地在私欲的驱使下随波逐流,逐渐沉沦,我的人生轨迹便跑偏了方向。”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持续正风肃纪反腐的高压态势下,单国平依然不收敛、不收手,躲进“青纱帐”、穿上“隐身衣”,顶风违纪违法。他不吃公款“吃老板”,长期在多个高档酒店、茶社挂账消费,相关费用均由私企老板支付;打着人情往来的幌子,长期收受金条、茅台酒、冬虫夏草等贵重物品,品目繁多、数量惊人,其中收受两个老板赠送的茅台酒就达74箱,价值上百万元。对于老板们的“围猎”,单国平并非看不穿其真实动机,只是无法遏制“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的贪欲冲动。“请吃请喝、送钱送礼,其实是看上我的位置和权力。我心里有数,只不过是缺乏定力。”单国平反思道。

正是看到有机可乘,不法商人们如蚁附膻,无所不用其极。老板姚某为了承接水务集团的工程项目,千方百计讨好单国平,经常给他送钱送物。对于行贿的时机与场合,姚某专门做了研究。他私下观察发现,单国平只要不外出,中午都会在办公室午休。行贿当天,他会赶在下午两点上班前,提前十分钟来到单国平办公室门口,毕恭毕敬地等候。单国平上班后,姚某立刻进去。两人寒暄不超过五分钟,通常只有一两分钟。在其他人进来汇报工作前,姚某迅速将消费卡塞进单国平的口袋,点头哈腰转身告辞。一次送个两三万元,看似不起眼,积少成多居然超过了50万元。

除了送礼送卡,平时姚某也利用各种机会接近单国平,以极大的耐心“引鱼上钩”。“每个节日我都在前一天给他发短信。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单国平点赞微信上的走路步数,让他感受到我的细心、真诚。”姚某说,单国平当上董事长以后,他都称单国平为“老板”,目的是“放低姿态,向他表忠心,他是老板,我是伙计,希望他关心关照”。姚某总结其“围猎”心得,就是“阿谀奉承、死缠烂打”。“做一个打‘持久战’的准备,人都是有感情的,接触十次八次以后,慢慢就有办法‘搞定’他。”姚某说。

单国平很享受这种不露痕迹的奉承,甘于被“围猎”,其心理防线逐渐瓦解。此后,他先后帮助姚某承接了两处管道工程分包业务,工程造价合计4300多万元。

3破坏政治生态,大搞“一言堂”、培植“小圈子”,带头腐败致系统内多名党员干部被查处

“一把手”是“领头雁”,也是“主心骨”,是“关键少数”中的“关键少数”。“一把手”的一言一行,具有很强的示范效应,对单位政治生态的影响甚大。

作为集团“一把手”,单国平专横跋扈、唯我独尊,在班子内部大搞“一言堂”,致使“三重一大”集体决策制度形同虚设,企业内部相关监督制度因其带头违反而无法真正执行。

在集团人事安排方面,单国平独断专行、任人唯亲,暗自培植“小圈子”,将“自己人”安插在山水公司、丰泽公司等下属重点企业,把持集团重要业务,肆意插手工程招标与材料采购,大搞权力寻租。

从善如登,从恶如崩。“一把手”作风不正、带头腐败,一些下属也有样学样,存在插手工程招投标、以权谋私等问题。刘炜是单国平一手提拔起来的“得力干将”,案发前任水务集团下属丰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负责承接重大水务工程项目建设。单国平为赵某、姚某等人承揽工程,大多是授意刘炜出面协调联络。为讨好单国平,刘炜不遗余力充当“掮客”,帮老板们办成了事,单国平收钱,刘炜也跟着收钱。而对于刘炜这样的“潜力股”,老板们更舍得下重金“围猎”,姚某就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累计向刘炜行贿100余万元。“我不一定每次都要找单国平,刘炜权力很大,发展前途很大,万一单国平调走了、退了,我找他这个靠背就行了。”姚某说。

对于刘炜存在的严重问题,单国平亦有所耳闻,但因自身不正、底气不足,仅对其作了口头提醒,并未予以深究。同案被查的,还有集团下属供水工程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黄子龙。经查,黄子龙也多次在承接工程和审批支付业务款等事项上,为姚某、赵某等人提供帮助,累计受贿100余万元。“董事长带头收礼,我们都看在眼里,慢慢地贪欲被勾起来了,思想上也麻痹了,忘记了国企领导干部的责任与操守。”黄子龙说。

单国平、黄子龙等人将国企责任完全抛诸脑后,把重点民生工程视为“唐僧肉”。在南京主城六区二次供水设施改造工程建设中,单国平纵容下属虚增工程量、虚报材料采购价格,变相套取财政资金1.82亿元,严重违反财政资金使用相关规定。

从来清白无遗祸,自古贪争有后殃。正因为滥用权力、肆意妄为,单国平不仅让自己深陷腐败泥潭,还带坏了队伍,导致多名党员干部被查处,造成“塌方式”腐败,给企业政治生态带来严重破坏。

4对抗组织审查,案发前转移赃物,“真相大白后,一分钱没留下来,做了一个搬运工”

老老实实做人,干干净净做事,才是党员干部正确的立身处世之道。自作聪明、欺上瞒下,结果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单国平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绞尽脑汁投机钻营。近年来,有关单国平收受贿赂、插手工程等举报信不断。尽管南京市纪委监委多次对其谈话函询,他都抱着过关心理,敷衍狡辩,从未认真审视自身问题,也没有如实向组织作出说明,一再错过组织教育和挽救。

2022年3月,南京市纪委监委对单国平有关问题线索进行初核。在得知司机赵某被调查后,单国平预感不妙,加紧转移、隐匿违纪违法所得。他安排其特定关系人借用他人名义租了一间储藏室,并在案发前,将收受的上千瓶高档白酒,以及近百根金条、数百张购物卡等转移至此。同时,指使亲属销毁持有股份的受贿证据,订立攻守同盟,企图对抗组织审查。在调查过程中,办案人员还发现,单国平持有多张以他人名义开设的银行卡,专门用来收受贿赂;他购买的多处房产、开设的股票账户以及持有的非上市公司股份等,都是借用他人名义。每年申报个人有关事项时,单国平均没有如实报告个人的房产、股票、投资股权等情况。单国平以为这样就能瞒天过海,逃避组织查处,最终不过是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真相大白后,一分钱没留下来,做了一个搬运工。”单国平说。

既想当官、又想发财,甚至把当官作为发财的“捷径”,妄想“两头占”,最终必将落得个“两头空”。被留置期间,单国平深入剖析了自身腐败蜕变的思想根源:“正因为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人生观、价值观失衡,才造成今天的局面。”

经查,单国平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涉嫌受贿以及为亲友非法牟利犯罪,其中受贿846万余元。种其因者,必食其果。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和漫长的牢狱生涯。“希望把我这个‘毒瘤’挖掉以后,自来水更加甘甜,污水也变得清澈。真诚地向组织悔罪、认错!”单国平怀着沉重的心情写下了自己的忏悔。

单国平忏悔录(节选)

回顾自己堕落的轨迹,是从我担任供水分公司副经理和管线管理所主任开始的。在和施工企业老板、材料供应商的频繁交往中,见他们整天花天酒地,出手阔绰,挥金如土,出门豪车接送,感到自己哪点不如他们?论学历、论能力、论水平、论职务都强他们百倍。自己的生活不应该过得如此清贫!面对他们的“围猎”和吹捧,从不习惯、讨厌、拒绝到逐步适应、接受,再到羡慕和期待;从慢慢接受小额红包到接受上万元的现金和购物卡,逐渐变得肆无忌惮,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和罪行。

自己的所作所为,为党纪国法不能轻饶、伦理道德所不容、领导和同事所不齿、亲人和朋友所不恕。我羞愧难当,深感对不起党组织,对不起集团干部职工,对不起家人和朋友。痛定思痛,我一遍遍反思自己的堕落轨迹,剖析思想根源。之所以犯下如此严重的罪行,原因是多方面的。

对政治理论学习虚与委蛇,放松自我要求是根源。各种腐朽思想乘虚而入,占据自己的大脑,影响了自己的心态。与工程队老板和材料供应商勾肩搭背,频繁出入各种高档消费场所,接受他们的宴请,胡吃海喝、称兄道弟,享受他们的吹捧和尊敬,好像自己走到哪里都风光无限。殊不知这些统统都是假象,他们看中的不是我的能力,而是我手中的权力;尊敬的不是我的人品,而是我的位置。从放松不起眼的小节开始,我的所作所为越发放纵,一步步滑向罪恶的泥潭。

思想滑坡,道德水平下降是重要因素。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和职务的升迁,放松了对自己世界观的改造,党性不纯、宗旨意识淡薄。认为遵纪守法都是手下人的事,我作为水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又是市管干部,有的事情就不必太过计较和认真。思想完全跑偏,期望自己能够既当官、又能挣大钱,过人上人的生活。欲望的大门一旦打开,就像放出了洪水猛兽,一发而不可收拾。

纪法意识淡漠,自作聪明,心存侥幸。没有把纪律挺在前面,没有把国家法律作为不可触碰的红线,逐渐堕落成老板们的“代言人”。虽然不断有人举报我,市纪委也多次找我谈话、函询,都被我“巧妙”掩盖过去。我也担心“东窗事发”,但受赌徒心理支配,认为反腐败不一定会反到我的头上。在接受警示教育时,虽然当时心惊肉跳,但事后也没有引以为戒,荒唐地认为那些都是吓唬人的。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仍然不收敛、不收手,大搞权钱交易,严重破坏了水务集团的政治生态。

清算着一笔笔受贿账,时间跨度长,数额巨大,深感触目惊心,无地自容。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完全是我作茧自缚、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