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关注丨为基层监督插上数字翅膀
发布时间:2022-12-26 08:25     作者:柴雅欣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基层权力关乎群众日常生产生活方方面面。为维护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纪检监察机关不断推动监督下沉落地,以精准有效的监督发现和整治群众身边的腐败和作风问题,让群众感受到正风肃纪反腐就在身边。同时必须看到,在实践中基层监督仍面临监督力量不足、信息不对称、群众主动参与监督积极性不高、渠道有限等问题。

破解基层监督难题,加强信息化建设是重要抓手。各地纪检监察机关立足监督第一职责,积极推动信息化技术与纪检监察工作深度融合,推动监督下沉落地,维护好群众切身利益。

以公开促公正,推动小微权力运行规范化制度化

打开手机,登录监管云平台APP,查查村账、看看养老金和惠农补贴的到账情况,已经成为河南省新密市城关镇湾子河村村民老韩的习惯。“我们都是监督员,看看觉得安心,有啥意见也能随时提!”

老韩登录的APP,是新密市纪委监委开发建设的“阳光公开”监管云平台。平台设立大数据分析、行政权力监督等四大系统及民生领域、涉企资金等13个板块,建立涵盖51个单位350个行政事项的公开公示系统,把群众关心关注的事从“幕后”搬到“台前”,公开更透明、查询更便捷、监督更有效。今年以来,平台访问量已突破119万人次。

基层信息公开不及时、不透明,权力运行监督存在盲点,是基层矛盾产生以及腐败滋生的一个重要原因。以技术手段破解信息公开难题,规范小微权力运行,加强对基层公职人员监督,正是建立信息化监督平台系统的重要考量。

农村集体“三资”(资金、资产、资源),是基层干部违纪违法问题的易发多发地带。据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部分村集体“三资”存在说不清、道不明、用不活的状况,村级事务公开透明度和群众参与度较低,对村干部权力缺乏有效监督。

针对这些问题,邗江区纪委监委打造了“三资”信息化监管平台,对财务报销、审批等业务流程实现痕迹化、规范化管理,实现资产资源从登记、租赁,到盘点、维护乃至处置的全程监管。

各地在建设“三资”监管平台的工作实践中,积极运用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直观高效发现问题,实现主动监督、精准监督,提升监督质效。

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纪委监委探索“区块链+‘三资’监管”新模式,将集体“三资”相关信息数据在手机、电脑终端公开,并用“区块链”技术固定重要数据,实现链上运行、链上存证、链上制权。

目前,西山区社区集体“三资”提级监督平台已正式投入使用,全区504个集体经济组织的货币资金、债权债务、固定资产、投资、在建工程等“三资”领域数据已实现链上可见、透明公开,集体经济组织内的居民经实名认证后,在手机上就可以实时掌握自己所在社区、小组集体资产情况。

江苏省常熟市纪委监委运用互联网、云计算、地理信息技术等手段,以资产资源地理信息为基础,开发资产资源、合同管理系统,接入原有的资金监管系统、云财务核算系统、苏州市产权交易系统,形成兼容互通的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平台,强化对农村集体资产“一张网”监督。该平台能实现资产即时查看、资产变动动态管理、原始单据系统查询,避免资产“体外循环”和资金“截留挪用”等违规问题。

拓宽群众监督渠道,解决群众急难愁盼问题

“‘码上举报’帮我们解决了问题,办证没有人敢吃拿卡要。”得知山东省烟台市蓬莱区住房保障和房产交易中心工作人员张某被纪检监察机关查处后,某企业负责人打电话向该区纪委监委表示感谢。

“码上举报”是烟台市纪委监委“信息化+信访监督”的一项创新举措。今年以来,针对群众上门举报远、写信举报慢、电话举报说不清等问题,该市建立信访举报专属二维码,链接12388举报平台,群众扫码后即可将问题传至纪检监察机关。

此前,在接到相关企业关于不动产登记办证难举报后,烟台市蓬莱区纪委监委立即开展核查。经查,张某在城建档案办理过程中,违规设卡刁难企业,通过暗示其到指定第三方整理档案等方式,为“黑中介”承揽业务,并收受其财物。

今年8月30日,蓬莱区纪委监委对张某立案审查调查。近日,张某被“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针对该案暴露的问题,烟台市纪委监委对“码上举报”受理的“不动产登记办证难”类信访件进行大数据筛查,围绕群众反映集中的房地产违规销售、不动产登记历史遗留问题化解不力等问题,督促各级党委政府和职能部门开展专项整治,全面启动515个小区办证程序,惠及群众34.4万户。

《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加强基层监督”“建立监督信息网络平台,扩大群众参与,及时发现、处理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和不正之风”。信息化平台既为群众提供了便捷的互联网监督渠道,也为纪检监察机关提供了监督小微权力的有效手段,促进党内监督和群众监督贯通融合。

自2021年6月起,基层小微权力“监督一点通”服务平台在安徽、江苏、甘肃、重庆等地陆续上线,为持续整治群众身边腐败和不正之风,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提供了有力的信息化抓手。

区别于信访举报业务,“监督一点通”服务平台主要受理侵害群众利益等涉及基层小微权力运行的事务性问题,立足将矛盾化解在属地最小网格内。据重庆市纪委监委信息技术保障室负责人介绍,通过平台反映的问题直达纪检监察机关后,将按照事项清单责任划分,转相应责任部门或基层单位办理,并跟进监督办理情况。相关责任部门或基层单位办结形成答复意见后,纪检监察机关在平台上进行审核、发布,实现办理进度能追踪,处理结果可查询、可评价。

基层小微权力监督难在点多面广、力量分散,利用信息化可以实现监督工作常态化、近距离、多角度、可视化、规范化,推动形成“发现-整改-检视-完善”的监督治理闭环。

“从‘清廉张家港’微信公众号等平台登录进入监督页面后,市民可以一键提交问题,并在‘投诉查询’一栏查看问题解决状态。依托‘纪检监察监督+部门落实+群众追溯’的闭环,群众身边问题在‘收集—转办—处置—督办—反馈’中得到解决。”江苏省张家港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今年9月该市还建立了“监督一点通”平台群众评价不满意工作台账制度,深入排查群众“不满意”背后可能存在的党员干部责任和作风问题。截至目前,该市共梳理录入小微权力清单30类311项,累计公示各类信息2354条,平台访问量超59.24万人次,受理群众投诉1148件,其中已办结1113件。

打破数据壁垒,建模分析比对,及时精准发现问题线索

“某老年医院医技人员配备数严重不符合标准但仍通过校验,可能存在工作人员执法不严、履职不力问题。”近日,在医疗医保领域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中,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发现了一条红色预警。随后,该区纪委监委联合卫健部门对该老年医院进行现场校验,要求其立即整改,并约谈相关责任人。

今年以来,富阳区纪委监委推出医疗医保领域公权力大数据监督应用,把大量数据和监督工作连接起来,经过数据抓取、碰撞比对等方式精准识别医疗医保领域的廉政风险和违规问题,让大海捞针般的“人工活”变成了“智能活”。截至目前,已汇集医疗医保领域61类行权数据246万条,设置预警模型28个,产生红色预警647条,处理人员23人。根据发现的问题,推动开展富阳区医保定点机构专项检查行动,发现问题30个,停业整顿1家,挽回经济损失264.89万元。

以“算力”补充“人力”,打破信息孤岛,智能化碰撞分析数据信息,及时发现潜在的问题,是大数据赋能小微权力监督的显著优势。

近日,重庆市大足区纪委监委开展困难群众救助补助资金专项督查时,在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大数据平台上发现了一条异常数据,随后根据流程将其转交给相关纪检监察机关核实。

此前,重庆市推行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建立了大数据平台,运用数据终端录入党员干部本人及其近亲属基本信息,与惠民资金(项目)实施单位受益人信息进行自动比对。

大量真实有效的数据是大数据平台高效运行的基础。“在原来57个单位的基础上,我们新增了区管部门、医院、学校、国有企业等107个单位党员干部本人及其亲属的基本信息,设置了50个惠民资金(项目)数据比对模型,可以精准发现财政供养人员享受低保、死亡人员领取养老保险等异常数据。”大足区纪委常委刘咸德说。

“根据专项监督工作需求,我们利用平台新开发的异常数据比对程序,及时对新增数据比对,助力精准发现问题。”大足区纪委监委第四监督检查室主任杨柳说,在开展水库移民直补资金监管专项监督时,通过设置专门的数据比对模型,精准发现死亡人员、财政供养人员、党员干部本人违规领取直补资金等三大类突出问题,由此督促水利局开展专项整治,整改279人次,清退资金14.76万元,批评教育帮助和处理7人。

打破数据壁垒,破解监督难题。在大数据的加持下,一个个看似没有关联的数字经过碰撞比对,从海量信息中精准锁定问题线索,让违纪违法行为无处遁形。

“党员干部亲属涉权事项公开制度借力大数据,将党员干部的权力置于阳光下,规范了履职行为。”大足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吴宗发说。

既要有“大数据”,也要有“大脚板”,使基层监督与基层治理同频共振

基层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信息化则是提升基层监督治理效能的重要手段。各地纪检监察机关以信息化助力监督下沉落地、融入基层治理,推动举一反三,促进标本兼治,使基层监督与基层治理同频共振。

借助信息化手段改进监督方式,提升监督质效。江苏省纪委监委通过运用财政支付、公车管理等大数据平台筛查比对、分析研判,精准发现问题线索,对普遍发生、反复出现的突出问题,组织开展专项整治,督促职能部门完善制度规定,持续加固中央八项规定堤坝。湖北省宜昌市纪委监委与公安、税务、机关事务服务中心等部门建立了联防联查工作机制,运用税务部门票检平台等大数据信息系统,对“四风”隐形变异问题进行监督检查。

坚持系统性、体系化推进监督信息化,促进各类监督协调协同、贯通融合。今年以来,辽宁省沈阳市纪委监委创新方法路径,领域化、体系化推进全市大数据监督建模工作,整合大数据监督平台数据、沈阳市监督治理政务信息共享交换平台和纪检监察内部数据,构建统一管理的沈阳市纪检监察大数据库。

四川省成都市纪委监委建立大数据智慧监督体系和监督数据共享体系,把分散在不同部门中的“碎片化”信息整合起来,建立横跨24个部门单位、近百类业务信息的大数据池,推动监督工作与大数据信息深度融合。通过共享监督数据信息,为基层干部选拔任用、党风廉政建设意见出具、线索筛查、执纪审查等工作提供数据参考,变“单兵作战”为“联合作战”。

既要有“大数据”,也要有“大脚板”。纪检监察机关在充分运用信息化手段的同时,坚持“一线工作法”,下沉调研、走村入户,回应群众期盼、保障民生福祉。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纪委监委依托大数据平台,按地区和类型,筛选归类群众线上反映的情况,梳理一批可查性较强、问题反映较为具体的信访问题,采取领导包案、督查督办等方式,下沉一线解决群众烦心事、忧心事。黔东南州麻江县纪委监委变“坐等上访”为“下沉接访”,与政法、司法等部门组成“巡回接访组”,利用赶集日到市场人流量大的地段设立“巡回接访站”,能当场解决的现场办公协调解决,不能现场解决的限期办结答复。

监督治理效能的提升,反映在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不断增强上。山东省胶州市纪委监委聚焦群众反映强烈的低保、危房改造、教育扶贫资金等重点领域,通过大数据比对精准发现问题线索,实现从被动等群众反映问题到主动发现问题的转变。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纪委监委建立创新试点开展“作风监督评议”,群众通过微信扫码评价、短信评议、电话回复等方式对全区各窗口科室、站所、社区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工作效率等进行评价评议。收到群众意见建议后,第一时间反馈至责任单位,并将评价结果纳入年度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检查考核,推动相关职能部门转变作风,提升群众满意度。